採臭豆养家‧自建新居‧华裔男娶原住民‧放弃城市回归自然


2020-07-12


採臭豆养家‧自建新居‧华裔男娶原住民‧放弃城市回归自然(柔佛.昔加末29日讯)住惯城市的人们,通常无法待在一个经济水平低、环境卫生条件欠佳及医疗资源缺乏的原住民村生活,但一名华裔男子为了迎娶原住民女子为妻,甘心放弃都市一切高素质的生活,毅然走入森林当起“现代原始人”。他不但一手一脚为妻儿搭建新居,还以採摘臭豆、野果维持一家生计,迄今结婚9年,他已经完全融入当地的生活,成了不折不扣的华裔原住民。柔佛丁能补选区内的原住民有百多人,但却出现了一个华裔女婿,他就是人称“阿弟”的洪仁弟(45岁)。生活写意轻鬆来自麻坡的仁弟向《》道出自己的恋爱史说,以前他在麻坡有一片芭场,还聘请了一个原住民小伙子到芭场工作,几个月后,他见这名小伙子为人勤奋,且许久都没有回家,便自动载送对方回到位于甘榜朱雅昔的原住民村。经过数次的“载送服务”后,洪仁弟认识了小伙子的姐姐诺莱妮,两人不久后堕入爱河,继而于2002年结婚。当年两人的婚礼是在原住民村举行,并以原住民的仪式进行。“那个仪式有点像马来人仪式,就是一对新人换上华丽衣服,让众人前来祝福。”从大都市“移民”至穷乡僻壤的原住民村,洪仁弟坦言,由于大多数的时间都在村内,刚开始时的确有点不太习惯,不过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他说,虽然原住民村四处都是山林,不过在当地生活非常写意,即使每一天只是坐在家门口他也感觉非常轻鬆。“这里的人不像城市人般有戒备心,城市人你跟他打招呼,他还会板起脸孔对着你,反观这里的原住民,即使你只是在家里,他们也会主动上门认识你,跟你打成一片,同时不会因为你的肤色而拒绝你。”若真要比较到底是城市抑或原住民村的生活好,洪仁弟想也不想便说:“当然是原住民村!我现在更喜欢在原住民村的生活,即使这儿生活水準较差,而且没有甚幺娱乐,但这儿生活简单、轻鬆。”洪仁弟与现年33岁的妻子育有1子2女,分别是长子义良(5岁)、次女秀慧(3岁)和幼女玉芳(4个月大),偶尔他会带家人返回城市探亲。3子女都讲马来话洪仁弟的3个子女因自小在原住民村成长,所以讲马来话居多,不过,仁弟还是会跟子女讲华语,希望子女不会忘本。他指出,5岁长子洪义良现在已进入原住民村的幼儿园读书,而幼儿园内都是用马来语教学。“他们没有别的地方,就在村内生活,这儿没有人会说华语,大家都说马来语。”说华语方面,就只有洪仁弟一人在“教学”,在日常生活中,他都会跟孩子们讲华语,希望他们能学习爸爸的母语。基于原住民村内没有小学,洪仁弟的长子将在两年后被送到外头读书,不过洪仁弟暂时还没有决定要将孩子送入国小或华小。另一方面,洪仁弟不谙中文的妻子并没有呼叫孩子们的中文名,反而称呼他们的小名,如长子叫“AhBoy”,次女叫奇拉“Kira”,幼女则还未有小名。母亲开明接受身为一个华裔,竟要迎娶一个与自己文化相差甚远的原住民女子为妻,洪仁弟想起当年提亲的过程时说,还好母亲比较开通,而且9个兄弟姐妹也没有阻止他这头婚事,只是要他考虑清楚。“母亲认为,只要是我真心喜欢的,就没有甚幺问题。”他指出,他不曾想过自己会娶原住民太太,他与妻子诺莱妮从相知到相爱都是缘份。“当初我向母亲提到要娶原住民妻子时,母亲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她还到原住民村向未来亲家提亲。开明的她也能接受我们是以原住民的结婚仪式进行。”废物利用亲手造屋洪仁弟目前住的房子虽然很简陋,但这栋房子可是他一砖一板亲手打造而成。他说,他们的家原本只是一处草堆,婚后他把草除掉,然后废物利用,将旧屋的木板拆卸下来,并花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为自己盖一个新家。洪仁弟的家看似简陋,只有一个客厅兼睡房的地方,加上一个厨房,但一家五口生活得乐也融融,而他们的邻居就是岳父母的家。他谈到,他小时因成绩不好,在中二那年辍学去当磨石工人,有时也要帮客户做一点简单的建筑,因此建造一间房子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妻儿不习惯城市生活洪仁弟有时候会带妻子和孩子们到他距离原住民村约100公里外的麻坡家小住,不过妻儿们无法习惯麻坡的生活,往往住上没多久,仁弟的妻子诺莱妮便嚷着要回到原住民村。仁弟称,其实他在麻坡有一个榴槤园,在榴槤季节时他一定会回到麻坡看管榴槤园,有时候也会到麻坡办事。“我曾经带着妻儿到麻坡的家住,不过妻子不习惯麻坡的生活,而且孩子们也经常哭闹,看来他们都是比较习惯在原住民村生活。”另一方面,诺莱妮坦言,她习惯了“慢性生活”,看见城市人多车多,且大家似乎都在“赶路”,生活非常繁忙,她就很不习惯。婚后变恋家男洪仁弟形容,原住民村的生活非常简单,清晨醒来梳洗吃了早餐后,基本上他就没有活儿干。因此,他经常随其他原住民一起进入森林“探险”,有时候是为了採臭豆,有时候则是採果实或打猎。他说,他未曾在森林中遇到危险,或许是之前曾在芭场内工作,所以他一点也不感到害怕。以前的洪仁弟是个不顾家,四处乱跑的年轻人,但自成家后回归原野的生活,他懂得以家庭为重,且大部份的时间都是待在村里,与村民聊天吃饭,可见家庭能改变一个男人的性格。“以前我不爱留在家里,几乎每一天都往外跑,跟朋友们喝茶,虽然不是个坏孩子,不过到处乱跑也够父母头痛的了。”“阿弟”为爱牺牲妻感动“阿弟(仁弟)为了我而放弃城市的繁华生活,到原住民村来吃苦,我觉得很感动。”洪仁弟的原住民妻子诺莱妮谈到丈夫的牺牲时,这幺说道。询及她与丈夫是如何相爱时,她一时尴尬得不敢回答,只说是阿弟追求她的。此外,仁弟的岳父母对于这个女婿赞不绝口。他的岳父康恭(70多岁)和岳母多雅(60多岁)说,当初仁弟向他们提亲时的确让他们感到惊讶,他们压根儿没有想过女儿会与非原住民,而且还是个华裔结婚。刚开始,他们对这名“异族”女婿感到奇怪,不知道他为何会选择女儿,不过看在他们两人相爱的分上,便答应这头婚事。岳父母称讚仁弟为人好,肯帮助人之余,还很勤劳。【热点新闻:丁能补选】‧2011.01.29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