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在没有回忆的城里,美丽一直都在


2020-07-17


架势堂‧在没有回忆的城里,美丽一直都在


特约:子若
图:依哲、受访者提供
架势人物:大马知名导演张爵西∥创作女歌手、声乐导师周博华

音乐不曾苍白岁月,岁月也绝不辜负音乐!

“博爵.相约2017音乐会”不只是让心染斑驳的博爵歌迷,听回歌里已久的往事,也让一首首被时光凝炼出深邃,蓄势待发、再放光芒的博爵之歌,滋润这个时代跳动的年轻脉搏!

最近你好吗?
用歌声问候旧雨新知

如果你要亲眼见证周博华和张爵西两个女人是不是可以美丽到五十岁,并亲口问她们或让她们问你一句:「最近你好吗?」

这个九月尾,只要你知道你在城里,就别让漆黑的夜晚给你寂寞,且听她们把有故事有背景的歌唱给你听吧!

对周博华和张爵西而言,花样般灿烂的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是一个交心的年华,同时也是疯狂的年代!除了同闯歌坛同寝一室,这对在本地中文娱乐圈里情同姐妹的闺蜜,还经历过哪些年轻二三事呢?

那些年里,她们一起“clubbing”(泡吧)、一同“shopping”(血拚),“大家一起做这些事情,真的很开心!”如今身为百万票房电影导演的爵西,如是开怀地道出当年不为谁只为岁月不留白,而疯而狂的单纯情怀。

“记得有一回,我们跟锺静贤几个人一起去一个pub,突然间,外头有人打起架来,又是摔椅子又打破玻璃的,哇,我们几个躲到桌子下面……”很难想像,如此充满风险的事,是从平时看起来颇严肃正经的音乐导师博华口中说出来。这或许就是人不轻狂枉少年的真实写照!无论如何,可以陪着自己一起成长、一块经历、一同学习的情谊,才是牢不可破,也会使人珍而重之!

从两个人的叙述中,不难发现爵西一直都在扮演主导的角色,“这可能是因着年龄和历练的关係,自然而然很多事情都是由她来主导。”转向爵西问道:“你是属于领导型的?”当她正要回答时,博华马上抢说:“所以,现在当导演咯!”

有个领导型闺蜜,外表看起来颇有主见的博华认为,爵西的看法与思想是很好的分享,而她从对方身上学到最多的是美感,“虽然我出身于美术系,可是,对很多东西没有太在乎,以致她的出现让我得以重新作调整。”

架势堂‧在没有回忆的城里,美丽一直都在周博华透露,这次音乐会採用大製作的手法策划,不仅有完整的製作团队,产品更从海报、明信片、T恤到EP等,一应俱全,“感觉有点在製作电影!”这都是她当歌手多年都不曾有过的体验。

闺蜜的耳朵最实在的陪伴

“然而,曾经有过一段日子,爵西也陷入沮丧的心境。”在博华记忆里,有一回,爵西刚完成了一场演出后给她拨电话,“在电话那一端,她告诉我,当时的情绪很沮丧,因为演出场地的音响差,以致大大影响了她当日的表演。”她还向她哭诉,前一个晚上也因失眠而不得不依赖安眠药入眠。

就在那个当下,她突然醒悟,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柔软的一面,而貌似坚强的爵西也有柔弱的时候。在她的眼里,当歌手之前的爵西,年纪轻轻就承载不可多得的人生历练,“她都能够一一跨过去、熬过来,并接受自己的一再转变,我向来认为她是个相当坚强与独立的女性。”不过,一个人的外表不等同其内心,就像俗语说的“不能用书的封面来判断一本书”。

一个人会把不容易说出口的内心话,向另一个人倾尽而诉,说明这人在其心中的分量之重。一开始,爵西是被博华能弹擅唱会画的才气所吸引,“她是个才女。”尔后,在一段频繁且密集的相处之后,她进一步了解其为人,“她并非多口、多事的人,我可以信任她。”

“最重要的是,她知道我没有特别令人哗然的声音,只有自己的风格,所以,在唱歌方面她都会协助我。”这对姐妹淘给对方的扶持砥砺,起到互补作用,“这些天都听回我们录的歌,在某一、两句听到博华唱得很特别,我都会去学习加强,而自我增强之余,也保留自己的风格。”

此时,博华接腔说:“她其实知道我清楚她的好多事,包括音乐上有哪一方面是弱点与优点,因此才会跟我分享她的心情。”闺蜜就是适时适地在身边,“有的时候,我需要有个人聆听。”爵西如是说。天下最实在的陪伴,莫过于借出一双愿意静听的耳朵、一颗懂得感受的心!

架势堂‧在没有回忆的城里,美丽一直都在张爵西跟周博华再一次重逢,再度有聊不完的话题,内容全围绕在音乐会的细微末节。她也抱着拍摄电影时那种团队精神,筹备属于两个人的音乐会。

十多年没见记忆依旧有你

当时间点来到1996年和1997年,这对歌坛中的闺蜜先后嫁人去了,歌唱事业亦出现了转折点。周博华后来退居幕后,张爵西则淡出了歌坛!“初时,我们依然保持联络,但次数并不频密,皆因大家都忙于经营自己的事业和婚姻。”

到了千禧年以后,各有所忙的两人,将近十数年未认真联繫过对方,曾有过的也只是偶然碰头,“我们的后来存在着一段空白期……”期间,博华努力经营其声乐学院,爵西也经历了婚变,以及到海外闯蕩个人事业。

儘管二人天各一方,后来也失去对方的消息,庆幸的是,她们并没有留下寂寞给对方,而是把对方放进了心里,“我还是会常记起她,但凡跟人讲起那些年的歌唱事业,第一个记得的就是她。”听着爵西这番感性的心底话,博华忍不住甜滋滋地笑了起来。

此时,博华脑海里也好像闪现了某个记忆片段而脱口而出:“再见到她时,那是在电视机里……噫,爵西演戏喎!”纵使两个人的记忆依然出现了暂时性短路,始终不清楚她在哪部电视剧里看到她,仍无阻于两个人继续聊下去。

在2006年,再一次转身的爵西出演第一部电视剧《男人当家》,“她已经跨到了影视界,而我依然在歌唱领域,虽然不是不知她的消息,但不因此刻意给她拨电话,毕竟太久没有联络了……”这是博华当时的想法,另一方面,爵西在得知好姐妹依然在歌唱领域努力时,她很惊讶,“这份坚持不简单,这样的毅力更是这个年头娱乐圈少见的。”

架势堂‧在没有回忆的城里,美丽一直都在由于同走歌唱江湖也同住一室,周博华和爵西成了无话不谈的姐妹淘。

昔日戏言成真
相约开个唱不留寂寞

这一回,两人齐齐做客《架势堂》,只为当年在台上的一番戏言、一场约定、一个梦想,她们葫芦里卖的是什幺?这个发想又始于什幺时候?“过去,我们在台上表演,但每一次都只是以群星或是客串形式演出,哪有本地歌星可以开演唱会,唯一例外的是,只听见从海外红回大马的巫启贤开演唱会。”对她俩而言,这是一个遗憾,同时也怀抱了一个梦想。

“当时就说了,假使有一天我们能够开自己的音乐会,那该多好啊!”她俩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出这段前尘往事,“我觉得,每个当歌手的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吧!这个梦,在经历了四分之一世纪时间的酝酿,终于在2017年迎来了开花结果的时刻,而这个至美的相约,居然是在面子书敲定的!

今年的三月间,爵西因其执导的电影而进录音室为电影歌曲试唱,一直努力在经营其面子书的她,当天分享了一个状态,她写到:“很想再唱歌。”这个心情故事被博华看见了,她也随喜地在此状态下写下“就唱吧!我来帮助你。”的评论,爵西随之以“好呀!”两个字来作出回应。

架势堂‧在没有回忆的城里,美丽一直都在还记得周博华和爵西出过的音乐卡带吗?

约定来得正是时候

结果,两个很久不见的姐妹淘歌手在面子书里有了一场预约,“后来是博华的丈夫尤芳进与我取得联繫,我马上就邀他们到我的办公室开会。”对于自己在这件事上的乾脆俐落,她说道:“即使淡出了歌坛,如今当了导演依然是站到了在幕前,我满享受在台上的日子,我想我是属于舞台的。”

更何况,一直以来,她都抱着一个愿望,那就是重录那首让她广为人知的《一个女人是不是可以美丽到五十岁》(林培和作词、张映坤作曲)这首歌,不问而知,这个约定来得正是时候!

至于博华,问她何以当时如此爽快写下那个评论,“有想过是为了圆梦……”从爵西那个状态的字句里,她看到了外人看不到的东西,挑起她内心的点点悸动,“这个朋友也真的久了,如今也当上了电影导演,可她却依然还有唱歌的冲动,而自己一直都在唱歌,如果由我来协助她并不难,而且两个人一起唱歌满好玩的!”,

最初即是最美保留真我风采

这是一场有歌、有友情、有记忆的约定,在一连开足三个夜晚的“博爵.相约2017 音乐会”里,她们将为听众带来十六首歌曲,有各自唱出自己的首本名曲、有唱别人的歌,亦有两个人合唱的环节。开唱以前,她们最想在彼此身上看到、听到什幺呢?

爵西像个歌迷般兴奋说道,她最想博华重唱《你只留下寂寞》(王威胜作词、江中杰作曲)这首歌,“这是让我认识她的一首歌,迄今都还记得此专辑的封面,她有个潇洒的摇滚客形象,还带有丝丝林忆莲的感觉……”而在博华心里,爵西给她印象最深刻的一首歌是《最近你好吗?》(叶啸作词、张映坤作曲)不为什幺,只因为感觉与情怀仍停留在初遇时的印象,“根深柢固了啦!”最初的感觉永远是最美、最好、最难忘的!

对于此番引颈长盼多年的演出,博华声称,她只想爵西保留当年平实的感觉,单纯地传递自己的歌声与想法,“让她就是爵西吧!”爵西则认为:“ 我不应该对博华有任何期待,因为这个音乐会纯粹是让两个人做喜欢做的事,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本份做好。”她直言,既然决定重新站在舞台上唱歌就得準备好,“不会强求自己唱到别人讚扬我的声音好,因为我的声线没有改变过。”

博华接着说:“其实,我们在声质上各具特色,都是独立的个体;如今,两人一起开音乐会,甚至还会合唱,别人应该也有所期待吧!”语毕,爵西补充道:“相对之下,昔日的歌手比较有显着的风格,所以,我们都会保留自己最初最让自己回味的演绎风格。”

当两个憧憬于找回当年的感觉之际,她们当然不会忘记那群买票进场的人,“当年没有机会做音乐会,事隔多年后才来进行,我比较好奇跟期待的是,他人的感觉、看法是什幺?”她俩希望,旧雨新知都一起来,“当年的歌迷会抱着那种‘我以前喜欢的歌手,今天终于有机会开音乐会,我一定要来听!’的心态来捧场,而时下的年轻人可以趁机认识九十年代的歌手。”

岁月的故事藏在歌声里!

因着这场音乐会,两个人不只重逢,还回到了当初频密交往的时日,最近这些日子的接触,爵西有感而发,说道:“廿多年后,我还是觉得她是当年的那个妹妹,有时候她说有了儿女,我很难接受耶!”

“始终都有了年龄,彼此都成熟了。”当年爵西眼里的“妹妹”已蜕变成一副幸福知性熟女模样,而她在后者的眼里,变得更有自信、更有想法了,“我感觉她比以前开朗了,善以採用积极与正面的态度来对待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会知道怎幺主导自己的人生,迈向一个怎样的未来。”博华指出。

“其实,她说的是,我更知道目前要过什幺生活、做些什幺……”纵使人逃不过改变的定律,然而,改变未必是不好的。像爵西,在回首她的来时路之际,发现许多事情都不在她的规划和设想中悄然而至,在经历逾半世纪岁月的洗礼后,她学会了随时把自己準备好,“因为我不知道下一刻什幺会来。”

这些年,她从电影中察觉到,它有一定的影响力,不止有能力改变一个人的生活态度,还能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关係,激发了她在这领域的使命感,“目前最想做好电影,能够做多久就做多久。”

博华则持有不同的人生态度,“目前的人生是处于一个比较知足常乐的状况,对很多事情没有抱着很大的嚮往或憧憬,尤其到了这个年龄,已经在当下就活得好好的。”不久前,她才结束参与“2017行愿非洲感恩之旅”的巡迴演出。时至今日,她用歌来弘扬大爱!

她俩挟带着过去的人生历练把歌再次唱出来,如是有岁月、有故事的歌,你的人生故事可能就藏在她们的歌声里。因此,不管你曾否被她们的歌和歌声感动过,这一次可以好好听她们把歌唱完!

博爵˙相约2017音乐会

日期:9月22、23、24日(8.00pm)
地点:声活小戏场 The Play Haus
2-01, Pearl Shopping Gallery, Jalan Klang Lama, 58000 Kuala Lumpur.
门票乐捐:RM 69
票务热线:014-292 9217 (Talent Factory)/012-394 9763 (Paul Production)/03-6142 7330 (ReJeune (M) Sdn Bhd – Hooi Ping)
票务询问: 10:00am~6:00pm (星期一至六)



上一篇:
下一篇: